HR下午茶

HR:面对加速变化的职场,大学生需要怎样的职业规划?

发布时间:2021-9-26  阅读次数:152次

2021年3月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“2021全国两会青年期待”调查中,“就业”以58.0%的获选率,成为受访青年最期待的两会议题。事实上,青年就业问题由来已久。为大学生们顺利就业,近10年以来,众高校就业中心纷纷开展“职业规划”的教授和指导。

而2020年底,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“在校大学生就业倾向调查报告”的数据分析显示,近九成大学生认为职业规划很重要,但仅一成多大学生有清晰的职业规划。如何看待大学生职业规划的作用,需要重新审视和反思。

“规划”强调高度理性的行事方式,并不适合所有人

被窄化的职业规划更加要求在职业选择和发展路径中的理性和效率。职业规划越来越像一个科学模型和系统工程。它强调使用工具、科学决策;倡导尽早设定目标,同时精细设计实现路径,减少弯路,快速获得优势;它推动理性考虑,盘点和利用你拥有一切资源。

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周燕玲提出,对一些注重目标感和计划性的学生来说,这类职业规划很容易接受,因其适合。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,一提及职业规划,就能联想到这套复杂、精细的职业规划体系,联想到其间的竞争感,感到压力和莫名焦虑。职业规划是一项新增任务——这已成为部分大学生逃避职业规划这件事本身的理由。

职业规划往往是通过分析当下的人和职业社会环境,对未来开展规划。它需要假设职业社会环境和人均具有一定的稳定性,也就是说,职业社会变化和人的成长变化被简化,甚至忽略了。

周燕玲表示,事实上,职业社会是变化的,当前的“热门”职业、行业、组织,可能几年后就失去热度。而职业社会,更是一块涉及社会学、经济学、管理学等多学科,有其客观发展规律的领域,并不是跟着新政策方向就能把握的,特别是在当前复杂转型期的中国。

职业发展与个人的发展应是相辅相成的。通常,职业选择、发展是一个独立个体不断认知自己、介入社会并与其互动、反思,同时专业学习、增进能力后,自然产生的结果。人的发展是职业发展的土壤、基石。另一方面,职业领域的探索、发展也反哺人的成长,因为职业原本就是现代社会的一部分。特别是完成职业社会化以后,自身人格和职业人格将会出现一部分重合。

因此,更符合大学生成长规律,同时也符合职业发展需要,具有普遍意义的,不是临近毕业才想起、并以就业为目标的职业规划,而是兼具社会教育和职业发展功能,贯穿青少年期的,以职业实践为核心的职业探索。

自我发展才是每一职业阶段的最终目标

前已提及,职业探索是职业规划、选择、发展之铺垫、先导。

周燕玲提出,职业探索绝不是单纯为了打造简历、或打工赚钱,还应关注和反思以下几个方面,才能起到提升主体性及能力素养、社会化程度、职业成熟度的目的:

第一, 人-职匹配

职业探索能最直接地感知、感受工作环境和具体的工作内容,获得真实的职业信息。“印象中”的职业和现实职业往往呈现不同的面貌,应结合考虑。并在切身体验中感受自己是否能专注、享受这些具体的工作过程。

例如很多同学一直在学校,接触最多的职业人就是老师,认为老师受到尊敬又有权威,还自由有寒暑假,便以老师(如大学老师)为理想职业。但现实中,大学老师除了授课,还有非常严苛的学术研究和课题研究等要求(甚至以后者为主),许多老师的寒暑假都用于调研、开会、写论文。因此一个人是否适合大学老师的职业,可能更重要的是学术研究兴趣和能力,而非“印象流”认为的教授学生的兴趣和能力。

第二, 职业分析

职业探索相当于获得了一个“解剖麻雀”的机会,可以尝试从 “职位-组织-行业-经济”不同层面,展开从微观到中观、宏观的分析。这种分析不仅有利于理解经济社会的运作方式,还有利于反思人职匹配,判断职业发展前景。

例如,有个同学原本希望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,但在一个企业人力资源部做招聘助理实习后,认为招聘助理的工作太琐碎无聊,从而转向于其他职业方向。事实上,招聘只是人力资源管理职业的一个子方向和具体职位(且是初级职位)。如果能不限于这个实习职位,而从组织架构角度,对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工作有更多了解(例如还有组织发展、薪酬、绩效等子方向),她可能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职业兴趣。如果能分析企业的价值链,她还可以认知到这个职业的局限——并不处于核心价值链上,而只能处于支撑辅助的角色。

第三, 工作过程

工作过程,以“做事”为核心,同时包含了劳资关系、职场政治、人际关系和竞争等丰富元素。中国的工作过程又格外复杂。比如企业类型、性质和行业不同,往往会有迥异的组织文化和机理。再比如劳资关系上,总体格局呈现“资强劳弱”,但在具体案例上也确有劳动者一方无理取闹、社会化程度弱的现象。

对于新接触职业环境的同学来说,一来应抱持“认真做事”原则不动摇——对市场化企业来说,做事、业绩是根本。二来要在适应环境、社会化和保护自我及权益之间维持平衡。三来,可以多观察、辨析,为以后职场生涯积累经验。遭遇问题,分清哪些部分是自身责任,哪些属于他人或环境所致且如何有理有节地应对,是辨析的核心。

第四, 自我认知

职业心理学认为,职业发展根本上是自我发展的过程,自我发展是每一职业阶段的最终目标。按照社会心理学家米德的“主我-客我理论”,主我相当于自我/主体,客我作为人和社会的中介,可以理解为社会角色(其中包括职业角色)。“主我”与“客我”是持续进行对话、互动的,并共同构成了“完整的自我”。

在职业探索活动,我们可以透过这个新鲜的、活跃的、他人眼中的“客我”角色,及其收到的各种反馈、回应,增进、甚至修正自我认知。设想一个自认为“比较内向,不太会与人打交道”的人,如果在工作中收到了“沟通协调能力较强”的反馈,他将受到怎样的启发和激励!事实上,“能力”与“人格”、“兴趣”是不同的,一个具有“内向”人格的人,也可能具有很强的与人交际的能力。